教育
主办单位:科技部西南信息中心
国际刊号:1671-5861
国内刊号:50-9238/G
学术数据库优秀期刊 《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来源期刊
       首 页   |   期刊介绍   |   新闻公告   |   征稿要求   |   期刊订阅   |   留言板   |   联系我们   
  本站业务
  在线期刊
      最新录用
      期刊简明目录
      本刊论文精选
      过刊浏览
      论文下载排行
      论文点击排行
      
 

访问统计

访问总数:18146 人次
 
    本刊论文
翻译是译文化的艺术

  摘要:语言作为文化的组成部分、既是文化的一种表象形式,又是一种社会文化 <http://www.shu1000.com/paper-122-1/>现象。因此,对于以语言转换为基础的翻译工作来说文化传达就成了一个重要的主题。然而,基于文化与语言的若干特点,翻译工作所能完成的只是尽可能多的文化传递。而两种文化的差异相联的内容,它构成了翻译中的难题,这种难题也是很多的,由于这一问题的广泛性、多变性和复杂性,加上任何一位译者精力、时间和知识的局限性,要全面探讨与总结文化与翻译的关系简直是不可能的。本章仅从实践中找一些译例,就事论事地谈一点处理文化与翻译的具体做法。

  关键词:翻译;文化;文化转码

  美国翻译理论家尤金奈达指出“翻译是两种文化之间的交流。对于真正成功的翻译而言,熟悉两种文化甚至比掌握两种语言更重要。因为词语只有在其作用的文化背景中才有意义。”这说明翻译要将中西文化结合起来,离开文化背景去翻译,不可能达到两种语言之间的真正交流。然而,中西文化差异带来的困难是不容忽视的,这种差异往往会引起文化意象的失落或扭曲。

  翻译之所以不那么容易,乃是因为语言反映文化,承载着丰厚的文化内涵,并受文化的制约。一旦语言进入交际,便存在对文化内涵的理解和表达问题。这就要求译者不但要有双语能力,而且还有双文化乃至多文化的知识,特别是要对两种语言的民族心理意识、文化形成过程、历史 <http://www.shu1000.com/paper-125-1/>习俗传统、宗教 <http://www.shu1000.com/paper-139-1/>文化以及地域风貌特性等一系列互变因素均有一定的了解。正是以上这些互变因素,英汉民族的语言文化 <http://www.shu1000.com/paper-127-1/>体现出各自特有的民族色彩。若干年以前有位首长对上海人有个评价,那时上海人不太争气,他说,上海人精明而不聪明。然后他自己翻译了:People of Shanghai are clever but not wise.我说你翻得很好,但我讲个更好的:People of Shanghai are penny wise but pound-foolish.就是说,上海人对分币的计算斤斤计较,而在大利益上就比较迟钝,这样的翻译就把文化内涵立刻传达到对方,要比clever,wise理解起来更到位。因为人家知道clever,wise都是褒义词,不那么注意它们在程度上的区别。Clever,也不坏,wise更好一点。事实上,精明含贬义,整句话的意思就是小处太计较,大处太糊涂。

  只要在学习一种语言的过程中认真研究与该语言相联的文化,就会发现大量的文化信息是可以等值传递的,这就是有关两种文化共性的东西,至于与两种文化的差异相联的内容,它构成了翻译中的难题,这种难题也是很多的,任何译者都会经常遇到。

  为使译文读者得到和原文读者基本相同的文化信息,在翻译中遇到两种文化差异特别大时,用直译无法使译文传达信息,译者就要仔细在译文文化中寻找对应的表达方式,做出各种必要的转换,进行意译。这方面的例子举不胜举,仅举几例,以引起读者思考,创造性地进行翻译实践。

  -、因受不同文化习俗的影响,各民族表达相同概念的说法是各不相同的,在不同语言的互译中,要注意转换表达方法以符合译文习惯。比如说,汉语的"天生有福",到了俄国人口里便成了"穿着衬衣生下来的,;到英国人那里又成了"生来嘴里就含着一把银勺"(born with a silver spoon in ones mouth) ;若要德国人说,却是"梳好了头才出世的"。再如汉语成语"一箭双雕"或"一举两得",用法语说相当于"一块石头打两处";用英文说是"一石打死二鸟"(to kill two birds with one stone);俄语说法相当于"一枪打死两只免子";德语说法却相当于"一个拍子打两只苍蝇"。

  二、在各种语言里,文化个性反映在人们对客观世界的认识上。同一客观事物,在不同的文化里可以包含不同的价值,引起不同的联想,具有不同的内涵。不少语言都有许多以动物为内容或作比喻的习语,但同一动物在不同语言中的含义是互不相同的。

  英语民族有爱狗的传统,中国人却崇敬龙。中英人民对于这两种动物的心理反应是不完全相同的,这表现在大量的熟语中,这就要求翻译时必须进行适当的转换。如:

  1.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to lead a dog life

  2.瘦得像猴as thin as a shadow

  3.望子成龙long to see one son succeed in life;long to see ones son become a dragon (i.e.,win success in the world),这是北京外语学院编的《汉英成语词典》给的两条英译:一是意译;一是直译,但在直译之后仍加了意译或解释,这一增加是必不可少的,因为"龙"给英美人的印象是可怕的,根据他们所熟悉的《圣经》,"龙"是罪恶的象征,而在中国人心目中`"龙"则是神圣、帝王等的象征。

  4. as poor as a church mouse穷得像乞丐

  5. fishing in the air水底捞月

  三、不同文化的人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都有很多不同,翻译时也必须作等值意义转换。如:英语民族的人不论在乡村还是在城市,见面时喜欢谈天气,说"Lovely weather, isn’t it"之类的话,汉译成"你好哇!"也末尝不可,因为根据英美习惯,这无非是一句最方便、最不得罪人的见面语。同样,在我国早有"民以食为天这一吃饭问题最大的思想,因而吃饭问题也就成了人们经常挂在口头的话题。人们见面时爱说"吃过了吗?" "吃饭了吗?",河南农民在村头田边远远看见路过的陌生人爱说  "吸烟吧", "喝茶吧"之类的话。在多数情况下,说话人并不十分关心别人是不是吃了饭或喝不喝茶,而只是一种招呼罢了。中国人听到这些问话也只是回答说"吃了"或"不啦,不啦",实际上是个应酬,表示谢谢问话人的关怀或热情。这样的对话如果译成英文只说"A: How do you do? B: How do you do?"或"A: Hi! B: Hit"就行了。如果将A的问话改译成"Have you had you meal?"如果被问者B是英语民族的人,他心理上首先的反应是:"Yes, I have."或"No, l haven’t"或"Do you mean to invite me to dinner?"由于这种文化上的差异,汉语中所出现的许多围绕"吃饭"问题所形成的词语,在英语中就很难找到字面对应的表达法,对于"饭桶"、"吃不开"、"`吃不了兜着走"、"吃不消"、"吃不住"、"吃老本"、"吃软不吃硬"、"吃闲饭"和"吃香"等这一系列说法只好分别意译为"good- for-nothing","be unpopular","land oneself in serious trouble","be unable to stand","be unable to bear or support","live off ones past gains","be open to persuasion,but not to coercion","lead an idle life"和"be very popular"等才能基本如实传达原文的含义,尽管没有一条译文用"eat"一词。虽然英语也有"He has taken the bread out of my mouth.",但译成"他从我嘴里拿去了面包"却不如"他砸了我的饭碗"这一译文好。因为原文的真正含义是"他抢走了我的工作"或"他断了我谋生的路"。

  四、对典故作适当转换:典故也是一种常见的文化现象,在直译以后读者无法理解典故含义时,就要意译,把原文中的用典转换成译文读者所熟悉的文化典故,只要换成的译文中的典故的民族色彩不特别明显,就会使译文比较忠实于原文,现举一例说明。

  Edgar Snow在他的名作Red Star Over China(《西行漫记》)-书中有这样一段话:

  It was early June and Peking wore the green lace of spring, its thousands of willows and imperial cypresses making the Forbidden City a place of wonder and enchantment, and in many cool gardens it was impossible to believe in the China of breaking toil, starvation, revolution , and foreign invasion that lay beyond the glittering roofs of the palaces. Here well-fed foreigners could live in their own little never-never land of whisky-and-soda, Polo, tennis, and gossip, happily quite unaware of the pulse of Humanity outside the great cities silent, insulating walls as indeed many did.

  我国著名翻译家董乐山对这两句是这样翻译的:

  "那是六月初,北京披上了春天的绿装,无数的杨柳和巍峨的松柏把紫禁城变成了一个迷人的奇境;在许多清幽的花园里,人们很难相信在金碧辉煌的官殿的大屋顶外边,还有一个劳苦的、饥饿的、革命的和受到外国侵略的中国。在这里,饱食终日的外国人,可以在自己的小小的世外桃源里过着喝威士忌酒掺苏打水、打马球和网球、闲聊天的生活,无忧无虑地完全不觉得这个伟大城市的无声的绝缘的城墙外面的人间脉搏-许多人也确实是这样生活的。"

  这段译文的确无懈可击:译者对原文的理解做到了融会贯通,对译文的表达做到了运用纯熟,天衣无缝,的确是难得的佳译,其中对最难译的典故never-never land的翻译也是如此。never-never 1and在不同上下文里有不同的词义,在这里的意思分明是典故的含义:"an imaginary,idyllic or dream land":幻想或理想之地,很可能出自苏格兰作家巴利(Barrie J.M 1860-1937)的幻想小说Peter Pan一书,书中人物到了Never-never Land,有了令人如意的奇遇。译者译之为"世外桃源"这一中国文化典故,的确使译文与原文实现了圆满的对应,使译文读者得到了与原文读者相同的感受。

  五、英汉两民族的宗教信仰不同,自然也会体现在语言方面。英语中出现的文化主要是基督教文化《圣经》在整个西方文明的形成和发展中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与之相应的是在我国影响极为深远的佛教文化。两种文化在思维习惯上、语言表达形式上,词汇意象和含义上,都有着自己的特色,故翻译时特别要引起注意。例如Hawkes把《红楼梦》中的“阿弥陀佛”竟然译成”God bless my soul”,把上帝拿来代替佛教的无量寿佛,这很可能让西方人以为中国人也信奉上帝。这样的译文大大地削减了中国文化内涵。又如“天诛地灭”这一成语运用“天”、“地”作为最高权力的象征,但它只能适用于深受天道观影响的中国,故不能用反映基督教信仰的”God”取代。某些含异域感情色彩的词语的翻译也是一个难点。有些带有宗教色彩的成语也值得注意。例如:Lick/Kiss the dust (《弥加书》第七章第17节)不能冒失地译成“五体投地”或“顶礼膜拜”。该成语深层喻义是“卑躬屈膝,忍受侮辱”,其贬责之意与汉语中的“胯下之辱”略有相同之处。

  六、不同民族的社会风尚,伦理道德 <http://www.shu1000.com/paper-80-1/>的异同,有时也使原文难以予以忠实传译。比如在法国,男女间一旦可以亲吻嘴唇,那就几乎等于可以同床共枕了。所以为了照顾民族习惯,怕有伤使用译文语言国度的风化,法国人在翻译英国小说时,将英国式父女亲嘴改为法国式父女拥抱。显然这是有异于原意的改写,不能达到“传真”效果。

  《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有这么一句话:He made you a highway to my bed, But I, amaid, die maiden-widowed.

  受到我国几千年礼教文化干扰的前辈翻译家朱生豪把此句译为:他借你(软梯)做牵引相思的桥梁,可是我却要做一个独守空闺的怨女而死去。此句中的“死”被悄悄地译为得体得多的“相思”,因而产生了经不起推敲的语病。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一个尚未出嫁的闺女怎能直截了当地说出要她的心上人“上我的床”呢?情感、价值观发生了变化的90年代的翻译家方平,冲破了性忌讳和性压抑的民族心理束缚,把此句改译为:他本要借你做捷径,登上我的床,可怜我这处女,活守寡,到死是处女。方译显然更贴近原文的本意。

  综上所述,翻译实际上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信息传播。整个翻译活动实际上表现为一种社会信息的传递,表现为传播者、传播渠道、受者之间的一系列互动关系。翻译是在两种文化之间进行的,操纵者所选择的符号不再是原来的符号系统,而是依据文化习俗、文化个性、不同文化的人生活习惯和思维方式、宗教信仰等因素的影响,产生了文化换码。

  参考文献:

  1.英汉比较研究与翻译。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5

  2.文化构建-文学翻译论集。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

  3.翻译研究。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6

特别说明:本站仅协助已授权的杂志社进行在线杂志订阅,非《教育》杂志官网,直投的朋友请联系杂志社。

版权所有 © 2009-2020《教育》编辑部  (论文发表网)   --